诗歌大全

续《截止到2017年8月5日,十年的窗口期正式开启》一起见证中华复兴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大全 > 365bet 提现 要几天时间2019-09-22 17:41 来源:本站

续《截止到2017年8月5日,十年的窗口期正式开启》一起见证中华复兴

  转一篇好文,飞机票:  原文如下:  大明不是一个朝代而两个朝代  以前也和大家讨论过,土木堡之变可能并不是一场简单的败仗,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政变。

整个大明以此为标志,完成呈现出两种不同的状态,也可以说土木堡之变之前的大明和之后的大明完全不是一个大明朝。

为我们所熟知的大明,土木堡之前打得蒙古诸部到处跑,不敢接战。 在明成祖鼎盛时期的1420年,明王朝拥有3800艘船,其中1350艘巡船,1350艘战船,以及驻扎在南京新江口基地的400艘大船和400艘运粮漕船,其中250艘是远洋宝船,此外还拥有大量护洋巡江的警戒执法船和传令船,威名远扬的郑和船队实际上只是强大的明帝国海军的一支海上机动舰队而已。

郑和七次下南洋为人所熟知,但是郑和下东洋,可能就没有那么多人知道了。

  1404年明成祖派郑和出使日本。

郑和统督水师10万到达日本,向室町幕府第三任将军足利义满宣旨:“使其自行剿寇,治以本国之法”。 足利义满同时受明朝封赏,并派遣使节献上抓获的倭寇,与明朝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 双方签订了《勘合贸易条约》,日本以属国的名义对明朝进行朝贡贸易。 明朝赐足利义满“日本国王”金印一枚,足利义满回书自称“日本国王,臣源义满”。   而土木堡之后的大明呢?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 因为有一件事是和土木堡之变几乎同时发生的,那就英宗正统年间开始的“弛用银之禁”、“朝野率皆用银”。 在此之前,大明宝钞才是大明唯一合法的货币。

朱元璋时期甚至禁止民间使用金银交易,必须兑换成大明宝钞。 大明前期百废待兴,处处都要花钱,却没有出现明末那样的财政窘境,为什么?就是因为货币主权在手。

虽然大明对大明宝钞的管理真的不怎么样,这里绝不为大明涂脂抹粉。

而明后期主要货币是白银,经过长期博弈,嘉靖以后,经过商人与政府的长期博弈,银作为主币才终于为官方所正式认可。 可是大明却无法控制白银的发行,大明并不是一个富产白银的地方,白银主要来自于外部流入。 一样的皇帝,不一样的命运。 汉武帝时期一样是内忧外患,但是不一样的是大汉没有亡。

因为搞来钱的称大帝,搞不来钱的才上煤山。

  白银造成的问题远远不止于此。 嘉靖间,浙江巡按庞尚鹏,正是基于浙江沿海商人大量拥有进口白银的实际情况,首次奏请实行一条鞭法。

此法的核心是丈量土地,按照土地的多少,而非人头多少征粮食租税,并将土地税收折合为银;同时在徭役方面,如果城市工商要免除徭役,亦可以交银以由官方募人替代,至于贡方面,土贡方物,亦皆折合为银征收。 租、役、贡都折合为银征收,这就是一条鞭。 城市工商手中拥有白银,东南沿海,特别是浙江、福建民间进口白银最多,所以大商人和这些地区的城市工商业者却是拥护一条鞭法税收的主体。

而西北内地因为无法进行海外贸易,所以缺银,只能以谷易银。

本来西北粮食产量就不高,丰年都吃不饱,碰点有灾还有活路吗?都说明亡于小冰期,其实明非亡于天灾,而亡于人祸。

明末后期本是鱼米之乡的江浙,不但无法向外提供粮食,而且竟然要从外地进口粮食。

因为大明物产最丰富的地方都在种植经济作物,然后出口换回白银。

沿海吃内地,北方内地只能吃人了,这就是明末的惨况。 全球的白银多数都通过贸易流入了大明,但是大明最缺的是粮食,不是白银,但是那个时代却没人能养活的起大明这么多人口。

明清之所以闭关锁国,是因为贸易得不到他们需要的东西,得到的只有白银,反而因为外贸导致饥荒。

而大量的白银除了导致其自身通货膨胀外,并没什么用。   除此之外,因为无法控制白银,大明实际上是无法控制关税的。 在大明宝钞时代,海外贸易得到的白银是必须兑换成大明宝钞的,否则是无法合法在大明流通的,这样大明是能够有效的收取关税的。

而白银时代,走私贸易盛行,因为白银是不登记也不用去大明朝廷兑换的,得利以后自己收着就是了,还交什么税。 商业税收不上来,税负自然就全压在了农业税上。 所以大明可以说是两个朝代,一个是有货币主权的大明,另一个是没有货币主权的大明。 前一个大明虽然百废待兴,但是却能驱逐外患,修水利,下南洋。 而后一个大明,虽有这世界上最多的白银,但却穷死了。 多讽刺啊,因为有全球最多的白银,所以大明没有银子花穷死了。

  历史总在轮回,想想我朝开国,何尝不是这样。

大明开国,金银硬通货都让北元卷跑了,而湾湾跑路也将府库之存席卷一空。

一样的是,大明规定金银必须兑换成大明宝钞,而大明宝钞却不能兑换成金银。 而我朝同样规定必须把外汇兑换成软妹币,而且不可以随意拿软妹币兑换成外币。

但不一样的是,TG讲信誉多了。

同样是拥有巨额的贸易顺差,不同的是大明是没有想买的,而我朝想买的东西多了,就是人家禁运不卖。 今天区块链货币大有取代当年白银的势头,政府同样无法控制和监管。 当年大明走私贩最爱白银,而今黑社会最爱比特币。 如果商业活动都使用区块链货币,那么实际上政府就无法对商业活动进行监管,更别提收取商业税了。 大明商业税收不上来,税负全压在了农民身上。 而今天如果商业税有失,那么压垮的只能是工业和制造业。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

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的经验和教训,大明载的跟头,我们就不要再栽一次了。

关于区块链货币的口子绝不能开,绝不能承认或是默认它作为流通货币,货币主权不容有一丝一毫的闪失。 通过比特币之类区块链货币洗钱和非法交易的,有多少就要惩处多少。 而对于广大吃瓜群众,对于那些吹嘘区块链是货币革命的人要多留个心眼,因为他们肯定不是搞实业的,而是今日东林。

  -----分界线------  当下,与那一段时期太像了。

  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当今西方就是承继于大明。   当下,需要以此为鉴。

回到顶部